乾隆朝大小金川之役研究(乾隆年间的金川战争)

第一次大小金川会议,以地方土司莎罗奔接受了六项条件投降而告终。

这六项条件是。一,大小金川不许滋事兴兵;二,服从天朝,征调精兵供天朝役使;三,莎罗奔退出占据的领地;四,交出杀害官兵的凶手,由朝廷严惩;五,归还被劫掳的人员和马匹;六,交出所有兵器火炮。

仔细研究一下以上六条,可以发现,清廷对莎罗奔关于兵员、兵器的控制以及被俘人员比较关注,但没有涉及到自雍正以来的“改土归流”政策,没有用流官来代替土司的治理。这也为之后大小金川的第二次大乱埋下了伏笔。

对于本次耗费了大量财物、人的生命取得的和解,在清廷统治者乾隆的眼中却是一项巨大的胜利,是其武功治世的明证。

为了庆祝平定大小金川,乾隆安排了办公室部门组织了轰轰烈烈的庆功仪式,傅恒、岳钟琪加官进爵;又发动群臣积极开展宣传工作,笔杆子们摇出了厚厚的一本庆祝大小金川战役文集,煞是热闹。

要说这岳钟琪,还得了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赏赐。怎么回事呢?之前说过,岳钟琪被乾隆的老爹雍正惩罚,回家在群众监督下进行劳动改造,另外罚银数十余万两;可怜这岳钟琪为官多年,却没有多少银钱,因此欠下了朝廷十几万两白银。这次平定大小金川,乾隆很开心,大气地豁免了罚银。

这种情形,在农业文明家天下 君权巅峰的双重加持下,简直是家常便饭。臣子依附于君主,这种依附意识贯穿于整个农业文明中央集权制的二千年中。臣与君的对抗,由门阀势力的抱团对抗转化为门生故旧势力的抱团对抗。

所以应该能理解,为什么玛噶尼访华时,清廷坚持要玛噶尼接受下跪的礼仪,侧面反映出的是君权巅峰唯我独尊的一种心态,君主是四海之主、臣下必须臣服。这是官场生态阳的一面,阴的一面是臣子们拼命给自己捞好处,所谓和珅、所谓“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就是这种政治生态的产物。

该生态下,“唯上”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创新、独立等是完全不需要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如果说明朝还保留着一些表面的、虚假的传统士大夫的独立精神,在清朝这种传统精神基本上被连根拔起了,因为根本不需要、用不上、用了有毒害。

言归正传,说回第二次大小金川战役((乾隆12-14年、1747-1749),距上次大小金川战役(乾隆26年-31年、1771至1776)已经过去了二十二年。

良尔吉和大美女阿扣的儿子扳地尔吉已经成长为了一个大小伙子,成为了杂谷土司。此时小金川土司叫汤鹏。地方土司依然遵循着长久以来的传统,采取联姻的方式巩固自己的权势、地位。

扳地尔吉就是这样,娶了汤鹏的姐姐,因为嫌弃扳地尔吉姐姐长相丑陋,将其扫地出门,严重影响了扳地尔吉的地位及大小金川地方的安定团结。因此,扳地尔吉临死之时,语重心长告诫儿子苍旺:男人要做事业,就不要太贪色,免得栽跟头。

可是,原生家庭的影响往往是潜移默化塑造了性格,如果没有自省的精神往往是难以改变的。苍旺按照传统娶了守寡的嫂子、绰斯甲土司的女儿丹增,但由于嫌弃丹增年老珠黄,将其扫地出门,另娶瓦寺土司的女儿阿孟。不久阿孟死了,苍旺又娶了阿孟的妹妹扣思。这苍旺还有个情人,是沃日土司的老婆朗金,得知阿孟死了,朗金杀死沃日土司、跑到苍旺的家里打跑了扣思。由此,杂谷土司和瓦寺土司结仇。

这次大小金川地区情势更加错综复杂。大金川土司的女儿嫁给了革布什咱土司,借机控制了革布什咱地区;小金川土司出兵援助革布什咱土司,由是大小金川战火四起;但小金川土司娶的又是大金川土司的女儿,所以他一会儿帮连襟、哥们儿革布什咱打大金川;一会儿帮老丈人大金川土司打沃日。

简直是一锅乱粥。地方如此之乱,清廷兴兵弹压,由温福、海兰察、明亮、阿桂等率军七万直奔小金川。总人口一万的小金川得知消息,牵着牛扛着担浩浩荡荡奔赴了大金川。二十二年前的第一次大小金川战役拆除了不少碉堡,二十二年后新的碉堡如同新成长的青壮年一样雨后春笋般长出。

虽然大小金川战火四起、错综复杂,那是属于土司间的矛盾;随着朝廷大兵的逼近,主要矛盾成了地方土司与中央政府间的矛盾。

这次攻打大小金川,温福团队吸取了第一次攻打大小金川战役的教训,反其道而行之,采取了修建碉堡的方式,想要把大小金川地方变成一座围城。大小金川地方民兵一看,乐了,清兵分配到修建每座碉堡的人数只有几十人,于是乎招朋引伴兴高采烈地攻一座碉堡杀几十个清兵,犹如蚂蚁溃堤般,日月积累,清兵减员严重、士气萎靡。

趁着清兵士气低落,大小金川民兵玩了一手漂亮的截断后路,把清兵的粮道断掉了,等到清兵饿了大半月,提起刀来手也发软的时候,大小金川民兵发起了总攻。此时,乾隆正在兴高采烈的南巡途中,突然收到噩耗,进攻大小金川的清兵大营被围攻,官兵几乎全军覆没,只有阿桂、海兰察、福安康等少数官兵逃出生天。

逃出生天的阿桂、海兰察知道这场战的正确打法,那就是采用岳钟琪的战法、直捣大金川大本营勒乌围。但他们并没有告诉温福,眼睁睁看着温福带着大军被步步绞杀,同僚的倾轧乃至于此。虽然如此,他们没有马上整兵进军,而是向清廷伸手,要钱、要人。

钱粮人马到齐后,阿桂海兰察十万大军直捣黄龙,把勒乌围围了个水泄不通,这一围就是整整两年。直到大金川土司再也扛不住,毒杀了小金川土司作为替罪羊。顺风顺水的清军并没有放过他,一直追着杀出重围躲在刮耳崖的大小金川土司再度围困到其弹尽粮绝、头顶印信出降。

这是一次真正的胜利,也是乾隆十全武功中不多的打赢了的一次。大小金川土司的下场比较惨,被拉到北京活剐,输了命输了地。

战后,清朝在大小金川分置阿尔古、美诺两直隶厅,在大﹑小金川设立懋功﹑章谷﹑抚边﹑绥靖﹑崇化等五屯,驻军屯垦,在这一地区废除了土司制度。

版权声明:网站导航 发表于 2023年1月16日 上午10:49。
转载请注明:乾隆朝大小金川之役研究(乾隆年间的金川战争) | 网站导航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