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主播薪资待遇(娱乐主播底薪多少)

本文由今日网红出品

----------------------------------

在北京,有无数个大大小小的经纪公司,也有无数个公司在风口中选择加入直播大军。只是,文娱基因强大的北京,会是经纪公司的蜜糖吗?

在北京金融街附近,经纪公司纵横互娱的办公室就藏身于其中一座高楼中。不同于其他追赶风口的公司,纵横互娱又急于求成有自己的一套方法论。

对于团队曾经走过的弯路,纵横互娱CEO翁梓铭从不回避。经历试错后,团队更加深谙减法法则、精简公司业务,力求将直播做到完美。

如今的纵横互娱,移动端上在花椒排名前十,PC端上在YY舞蹈主播板块崭露头角。公司旗下拥有小黑哥、小乔等大主播,整体直播礼物月流水(未抽成前)在500至1000万之间。

与此同时,小红也藉由与纵横互娱团队的专访,得以一窥北京经纪公司的生存现状,了解行业对于主播培养的不同看法。

“跳舞主播很受欢迎”

“北京招主播真的很难很难。”尽管刚刚拿到YY LIVE 北京地区的公会招募代理权,纵横互娱的负责人翁梓铭谈到北京主播招募时,依旧摇头皱眉表示无奈。

一线城市招主播难几乎是业内共识众,而在翁梓铭看来,北京更是难上加难。

传统眼光中,北京文娱基因发达、传媒高校众多,理应成为寻找主播的黄金胜地,但也恰恰是因为如此,主播们面临机会和诱惑也多、要求更高。“1个月能招到1-2个主播就算不错了,而且还得考量一下才行。”纵横互娱的直播业务负责人小袁补充道。

于是,纵横互娱选择了“曲线救国”——走“艺人路线”。这样的考量,一方面是出于北京传统艺人对传播途径的需求以及本身的娱乐艺人优势,纵横互娱将大批的艺人输送到直播平台上,让这些艺人得以获得更多粉丝。

另一方面,随着直播平台对精品化内容的重视,这批艺人本身就具有影视、舞蹈等才艺优势,也越来越受到平台方和观众的欢迎。“这几年,随着平台逐渐意识到内容对品牌形象的重视性,我们这批主播也越来越得到支持。”翁梓铭和小红说道。

这样的路径和早期的陌陌极为相似。据翁梓铭介绍,陌陌早年开展直播业务时,就通过陌陌现场吸引了大批艺人,既有精准的市场定位又有了主播来源,“当时圈内很多艺人都去了陌陌,品牌效应来看也很值得。”

令小红意外的是,在纵横互娱这批以才艺为基础的主播中,舞蹈主播成为最赚钱的主播之一。

在YY众多男性用户的追捧下,纵横互娱的舞蹈主播们,平均每月可以给公司带来1万6到2万5的流水。其中,yy年度舞蹈主播小乔,粉丝量高达128万,一个月收入高达30万。

与此同时,纵横互娱的内容生产能力也成为其独特的竞争点。优质内容到哪都是香饽饽,纵横互娱从对主播的才艺筛选到整体的艺人发展体系,都为输出内容做准备。“以前平台还没有直综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开始在做了。”翁梓铭强调道。

“培养网红成本很高”

翁梓铭很欣赏冯提莫,但他也认可,经纪公司很难再造一个冯提莫。

与许多经纪公司大谈主播变现、造星不同,翁梓铭对此持保留意见。在他看来,将主播培养成网红都很难,更何况培养成为明星。而这个“难”,首先体现在成本问题上。

翁梓铭给小红算了一笔账,目前一个有10万粉丝以上的美妆博主,至少需要一个6个人的团队,光人工按人均5千工资来算成本就要2万5,一年下来就需要30万左右。“这还没有算上买化妆品等制作费用,还有请大v转发各种传播宣传费用。”翁梓铭说道。

与高昂的网红培养成本相对应的,是经纪公司利润空间的下降。“目前好一点的经纪公司回报率在10—15%左右,”翁梓铭介绍道,“直播给公会的利润太低了,大部分公会的利润不足以去培养一个网红。”

翁梓铭向小红介绍道,主播直播光设备就要1万起步,每次调试设备也要1千多块,经纪公司还得负责培训、包装主播等费用,这让大多数公会谈及“做内容”都面露难色,“不是不想做,是做不了。”

另一个难,则体现在主播本身身上。在翁梓铭看来,人是决定主播能否走得更远的关键因素。运营粉丝、制作短视频等内容都需要主播花心思去完成,而“人很重要,主播要愿意去配合,有心去提升进步自己。”

不仅如此,翁梓铭还认为,直播耗费了主播大量的时间,从时间效应来看不一定好过一个微博网红,“一个粉丝只有5万的博主都能轻松接到美瞳广告。”

小红也在过往与主播的交流中发现,无论大小主播,都有不少人安于现状并不愿意“去折腾成为艺人。”

但如果一个主播只满足于直播间的人气,不去积极运营及拓展微博及其他平台的粉丝,很难获得优质商家及资本的青睐。而直播间的人气太过于依赖单一平台,稍不留神就成为泡沫。

减法的生存法则

“能活下来的经纪公司都是熬出来的。”翁梓铭并不避讳提及当年团队的弯路。

在2016年,纵横互娱在直播业务上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成绩,于是“团队开始飘了”。据他回忆,当时整个团队想法特别多,电影、综艺都想尝试,“花了几百万的钱。”

急于扩张带来漫长的业务线,也带来了冗杂的经营成本,这让纵横互娱一度陷入困境,但很快,纵横互娱团队开始意识到减法的重要性,精简了多地的分公司,将精力集中放在直播运营上。

“一辈子只想做好一件事”、“做一个匠心的公司”···如今的纵横互娱,更强调心无旁骛的匠人精神。“其实市场环境好不好,都有公司在赚钱,就看你怎么去做了。”

当然,团队也并非不再尝试新的业务模式,只是比以前会更加“谨慎”,希望可以达到“天时地利人和”。“我建议在公司吃饱饭的情况下,培养1-2个主播也是可以的。”翁梓铭说道。

而纵横互娱也绝非是个例。在小红接触的不少公会中,都曾经历在营收鼎盛时期,企图开拓更多领域疆土,甚至最后“烧钱还折兵”。

事实上,一定程度的尝试也未必不可,但在试错成本变高、利润空间被挤压的情况下,专注赚钱又擅长的领域、打安全牌或许更加“保险”。

对于平台也同样如此。在今年以来,不少直播平台开始精做某一业务,不再广撒网频试错。例如刚刚宣布回归秀场的来疯,经历直综尝试后依旧选择精做直播;又譬如陌陌,在直播业务趋于成熟的同时,将更多精力放在视频交友上······

在未知的诱惑和危险的环境面前,守住面包再去找奶酪,或许也是个聪明的选择。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小红也会继续走访北京、杭州等地的直播平台和经纪公司,力图给业内更多发展的范本或案例,还原地理环境下平台和经纪公司真实的生存状态,敬请期待也欢迎更多的交流!

今日网红——网红行业第一垂直媒体!

版权声明:网站导航 发表于 2023年1月14日 上午2:02。
转载请注明:网络主播薪资待遇(娱乐主播底薪多少) | 网站导航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