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州港片区重点发展的产业包括()(钦州港片区重点发展的产业包括那些)

发展是党执政兴国第一要务,后发展地区谋实发展更多是“无中生有”,是地上本没有路,要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四化”是主要考虑,是地方推进中国式现代化的务实措施。“四化”即新型工业化、农业产业化、城镇化、信息化。

经济增长看“三驾马车”怎么跑。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投资、消费、出口。受危机、变局影响,当前投资、消费、出口均不同程度出现疲软的状况。

地方考虑发展,必须形成“三从四德”,锚定发展之事,通过“三驾马车”形成牵引发展的引擎,跑出加速度,推动“四化”落地,形成“三驾马车”牵引“四化”之实,产生“三从四德”发展之效。

作为一名钦州人,钦州发展是我关心、上心的事情,如何服从发展需要,运用“三驾马车”拉动之力,产生“四德”之效,推动“四化”落地?

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避免资源和市场两头在外。构建新发展格局主要考虑了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演进的实际,发挥我国的优势,实施以我为主的打法,充分利用好我国超大规模市场和完备工业体系,关键点在内需,是我们强调的消费。当前,整个内需市场,供给上突出反映的问题是产能过剩、供过于求,需求上突出反映的问题是消费力跟不上,事实购买力滞后于需求,消费有心无力,跟不上消费需要。

在产能过剩、供过于求的趋势下,如何创造新需求,如何改善供给侧状况?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创新供给就是主要考虑,这也是投资的主要考虑。投资,发展到今天,看的是社会投资的多少和占比。政府投资更多是公共服务的提供,是兜底、保障的投资。地方经济是否充满活力,看的是社会投资,社会投资活,整个经济发展才活。社会投资反映的是经济发展的活力。社会投资在当前的环境下更多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考虑。

随着中国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以及世界大变局的加速演进,中国面临着被西方国家“去中国化”的危险,作为“世界工厂”的地位面临严峻形势和严重冲击。这个时候,中国如何在出口上转型发展?如何构建和创造新出口优势?深入实施“一带一路”战略,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这是中国走向世界的战略,也是谋取出口胜势的考虑。

钦州要精准考虑“三驾马车”的走势和布局,胸怀“两个大局”,登高望远,以此切入钦州的发展,谋实“四化”落地。

新型工业化是钦州推进中国式现代化的必由之路。工业发展对钦州来说更多是“无中生有”,要靠借力和社会投资来成全。

在产能过剩、供过于求的今天,如何打造钦州新型工业化?这个时候,不能再把视野、视角放在承接产业转移的角度。当前产业转移已经接近尾声,承接产业转移已经没有多少的市场运作空间,再往这方面走就会走进死胡同。这个时候,要更多从融入世界经济体系的角度考虑,通过在经济全球化和区域一体化的分工合作成全,这才是考虑新型工业化发展的维度。所以,钦州推进新型工业化的发展维度不能只立足于一市,独立于全球化和区域化之外,这样谋发展不但导致成效不好,而且在发展上会存在突出问题、落入无计可施的窘境。市域经济是构成全球经济、区域经济的拼图,是全球经济和区域经济一部分,必须立足全域谋市域。在全球经济和区域一体化下,市域永远不可能实现“一口吃下大胖子”的目标,这既不现实也不可能。

农业产业化是钦州发展可以借题发挥的地方。农业产业化是投资和消费的结合考虑。钦州是农业大市,农业资源丰富,农业产业化是钦州考虑发展的重要维度,既是改善消费的考虑,也是供给侧的考虑。

钦州城市物价不低,农副产品有价无市或是有市无价等,这其实反映的就是供给的问题。发展是问题导向,是有的放矢,把问题有效解决、有的放矢考虑发展,发展落实成效才好。推进农业产业化是用好钦州农业大市的发展维度,是可以借题发挥而且容易取得成效的地方。

城镇化是钦州大有作为的地方。当前钦州城镇化率处于45%以下,国家城镇化率已经达到了64.3%,钦州离全国城镇化水平还有很大距离,推进钦州城镇化还有很大空间。钦州要对标对表城镇化政策要求,瞄准城镇发展新趋势,结合钦州具体实际卓有成效推进城镇化。钦州有人口红利,有将近80多万人口外出就业、务工,这部分人口既是创造社会价值和财富的主体,也是发展城镇化的有效凭借。

当前,城镇化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已从城市化转向以县城为主的城镇化。国家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政策导向,推动超大城市瘦身健体、限制地方城投公司过量拿地开发房地产,都体现了房地产政策转向的导向。这对钦州推进城镇化是有利的。

结合钦州实际,当前钦州的城镇化要更多突出镇域层面的建设。下大力气推进县域副中心、中心镇和建制镇的建设,不宜再把城镇化放在市域、县域的建设上。这充分考虑了钦州农村人口离村不离乡这个实际,考虑到钦州农村人口转移城镇基数大的实际,考虑到实体经济发展的维度,城镇是重要转移载体,符合钦州实际。城市、县城更多是作为总部经济、商业等第三产业的布局,容纳工业的空间有限,未来的工业、企业要更多布局在城镇,城镇是承载工业的主要载体,也是实现城乡融合的有效方式和渠道,满足农村人口离村不离乡的心理预期。

数字经济是钦州需要紧紧把握的时代风口。以信息技术做支撑的数字经济是下一个经济发展的时代风口。信息化为后发展地区创造了发展新空间,与发达地区站在了同一起跑线,避免了在发展上落后挨打的局面。

钦州实施信息化,有政策,有平台,也有基础。钦州是中国-东盟信息港副中心城市,与华为公司合作打造“华为数字小镇”,用网群体庞大,涌现出不少网红,网红带货、农村电商蓬勃发展。

钦州要善于抓住数字经济机遇谋实发展。这既是钦州有效利用好政策、区位优势的地方,也是钦州实现弯道超车、直道超越的地方。

一方面,加强信息化建设。推进信息一体化,打造信息高速公路,实现共建共享,打通经济发展“中梗阻”和“最初一公里”“最后一公里”,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强化社会创造活力,激发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激情。另一方面,做实数字经济发展。围绕“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主线,将数字经济发展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推动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紧密结合,让数字经济不断助力和赋能实体经济发展,推动钦州高质量发展行稳致远。

请关注北部湾二叔陈天祖。

陈天祖,男,汉族,1978年10月生,广西灵山人,中共党员,资深创作者,专注于区域经济社会发展领域研究,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北部湾专业委员会委员、钦州发展研究院研究员。陌上春天花似锦,水下冬天鱼不寒;北部湾风生水起,二叔说事有温度;以文载道释价值,携手共创赢未来。

敬请关注。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