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林世琨的悦读和写作人生

凤凰网湖南讯(通讯员 娄德华)林世琨先生,1921年生于常德市鼎城区许家桥回维乡珊瑚村。令人惋惜的是先生于日前驾鹤西去了。我和他虽然素不相识,但经常探寻他的世界,拜读他的大作,聆听他的故事。

林先生孩提时期,喜欢读书,久而久之,成了习惯。长大以后,他的职业是教书,既然教书,就不得不读书,这样,读书便与他结下了终身不解之缘。

陶渊明在《五柳先生传》中说:闲静少言,不慕荣利,好读书,不求甚解。闲静少言,不慕荣利。他与陶渊明相同。但好读书,不求甚解。先生又与陶渊明不大相同。他说:我是教师,教人子弟,若不把问题讲清楚,让学生一知半解,模糊不清,怎么行?因此,他读书非求甚解不可。在他读书的书桌上,《新华字典》、《汉语大字典》、《新华词典》、《现代汉语词典》以及《辞源》、《辞海》,都放得一应俱全,遇到疑题,一定要查得清清楚楚,不留问题。

学以致用,读了书就要用。用在哪些方面?一是在讲台上讲;二是写出诗歌文章。他在讲台上讲课60多年,每到一处,都以课讲得好而得到各方面的称赞,80多岁在老年大学讲课仍是如此。

至于写,他十岁多点,就以作文写得好而得到老师的夸奖和同学们的羡慕。在常德县中学读书时,写的文章最为校长张杰所赞赏。张杰是从法国巴黎留学回国的,担任常德县中学校长,没有教课,是专职校长。当时教国文的是唐友端先生,是县中的教务主任,工作较忙,由张校长帮他批改作文。每逢交作文的日期,班代表把一大摞作文本交给张校长。张校长照例第一个找到林先生的作文本,看他写的文章。看了以后,再拿着林先生的文章,走到某位老师面前说:您看看林世琨的文章!然后又走到另一位老师面前说:您看看林世琨的文章!张校长认为常德县中学有林世琨这样一个学生,就是该校的骄傲!

还有一次,林先生写了一篇较长的文章,张校长给写了这样一道尾批:行文如长江大河之水,滔滔不绝,一泻千里!这些文章,一直保存到文化大革命前夕。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为了避祸,不得不忍痛将全部诗文连同所有藏书交给火神。实属遗憾!

林先生学生时代,就向当时的报刊投稿。因投稿关系,21岁就被《常德民报》聘为特约撰述,22岁又被长沙《中兴日报》聘为特约记者。他凭着青年人的一腔热血,敢于仗义执言,为民喉舌。1948年5月4日,他在《中兴日报》上发表《百政凋零话常德》一文,险些被常德的国民党反对派杀害。

先生的投稿生涯,一直延续到后来,从上世纪80年代,中国传统诗词复兴以来,他在《中华诗词》、《湖南诗词》和全国各地诗词刊物上,发表过很多诗。除写诗外,他也写文章,他总觉得写一些诗歌和文章发表,才算对祖国、对社会尽了一点责任。

焚膏油以继晷,恒兀兀以穷年。读书写作,都要费神,他说,不能说一点也不辛苦,但苦中也有乐。北宋学者程颐说:外物之味,久则可厌;读书之乐,愈久愈深。明末民族英雄郑成功说:养心莫善寡欲,至乐无如读书。

读书可以使人聪明,可以使人高尚,可以使人心情舒畅,他活到百岁之所以还身体好,他认为主要是得力于读书。他还说往后的岁月不管多长,仍将以读书为主,也适当写点诗文,做到时可空过,路不空行。至到先生仙逝的前一周,我还收到了先生投给《常德诗词》《鼎城诗艺》《善卷书香》的二十首近体诗和有关诗词的论文。

林先生深入浅出的文字,看似容易,其实至难,因为要做到淡语而有味、浅语而有致,需要有扎实的文字功底极通透的思想与极高明的艺术。腹有诗书气自华,我对林先生的悦读和写作人生无比的钦佩和膜拜!

诗寄长行泪,隽永半卷联。琨瑜筑碑,林翁驾鹤不复返。星消未解愁,珠玑期颐著。世纪圆梦,泰斗西归列仙班。

但愿林先生的精神不朽!

版权声明:网站导航 发表于 2022年8月20日 上午8:12。
转载请注明:追忆林世琨的悦读和写作人生 | 网站导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