庾信拟咏怀(其三)

  庾信拟咏怀(其三)

  俎豆非所习,帷幄复无谋。不言班定远,应为万里侯。

  燕客思辽水,秦人望陇头。倡家遭强聘,质子值仍留。自怜才智尽,空伤年鬓秋。

  庾信拟咏怀(其三)

  鉴赏:这一首《拟咏怀》是庾信对自己处境的哀叹。杜甫曾说庾信文章老更成,凌云健笔意纵横。可见庾信后期的诗作是被杜甫所赞赏的,或许是因为他们有着相似的人生,即是经历过繁华与凋零,所以才更能在诗词之中惺惺相惜。

  庾信拟咏怀(其三)

  南梁使臣庾信的人生从他42岁出使西魏算起,可以分为两段,前半生雕栏玉砌,全是得意少年郎的意气风发,后半生一朝沦落,竟是几经飘零的苦涩难耐。因为突然遭逢了家国的变故,所以庾信的诗中含着一种难言的愁绪。

  庾信拟咏怀(其三)

  庾信虽然有风骨,却不及其他文人哪样坚硬,在现实的残酷下,他左摇又被,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一腔的愤懑无处抒发,只得写进诗歌中,聊以寄托情怀。俎豆非所习,帷幄复无谋。不言班定远,应为万里侯,并不是贪生怕死,只是世道比想象中的要更艰难,亡国的痛苦和羁旅的惆怅,都让这位诗人无处释怀。道德上的自责令他无论身处何处都好像接受批判般,虽然才华横溢,却得不到适时的发展,只能在沉沦中空叹息,越陷越深。

  庾信拟咏怀(其三)

  然而诗人的笔锋却没有丢弃早年的雍容华贵,诗中依然还带有显贵的气息。燕客思辽水,秦人望陇头。倡家遭强聘,质子值仍留。诗人四处飘零,因而对于燕客、秦人对故乡的思念之切更能有深深的体会,这里辽水、陇头分别喻指燕人和秦人的故乡。作者其实是借燕客、秦人、质子自述胸臆,然而因为自身性格上游移不定的缺陷,使得整首诗歌的基调显得十分沉痛。或许因为时局的艰难,庾信的诗歌总是惆怅到令人哀婉,他后半生因为故土的沦陷和自身的难保,所做之诗也多是抒发抑郁之情。自怜才智尽,空伤年鬓秋,这恐怕是所有才子文人最伤怀哀痛的事情了。

  庾信拟咏怀(其三)

版权声明:网站导航 发表于 2022年8月20日 上午1:16。
转载请注明:庾信拟咏怀(其三) | 网站导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