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空间站王亚平出舱(王亚平将成中国首位出舱活动的女航天员!)

神舟十三号乘组在中国空间站中要待6个月,将在太空度过今年的春节。这么长的太空生活对个人卫生、形象都是十分重要的,这不最近载人航天办公室放出了两则视频,先是翟志刚、王亚平协助叶光富理发,而这次是翟志刚、叶光富协助王亚平修剪头发。

中国空间站王亚平出舱(王亚平将成中国首位出舱活动的女航天员!)

只见王亚平先是用我国自主生产的太空洗发帽清洗头发,一次性的清洗帽有不同类型,第一个里边装的是免清洗的洗涤液,帽子扣在头上后由于液体的张力会沾在头上不会乱飞,在地球上这样行不通,液体会因为重力作用向下流。第二个帽子中是水,将头发上的洗涤剂清洗下,然后第三个帽子起纸巾、毛巾的作用,将头发吸得半干。而这些东西中的水分,都可能蒸发最后汇入再生设备成为饮用水。

太空理发和我们日常的理发肯定不同,原因在于太空中地球的引力相当于提供了向心力,其实在轨道的高度(400公里左右),重力加速度还有7点几,如果是相对地球静止的物体,还受到地球很强的吸引,但随着空间站绕地球运行,引力大部分提供了向心力,所以空间站中是微重力,东西都飘着。

中国空间站王亚平出舱(王亚平将成中国首位出舱活动的女航天员!)

理发时空间站中到处是头发渣肯定不行,头发渣会随着呼吸进入呼吸道,会引起呛咳等,所以需要另外的设施。在太空理发,基本的原理差不多,只不过需用一个类似吸尘器之类的东西,将头发茬吸走收集起来,最后当作垃圾返回时焚烧或者带回地球。不过,我国和国际空间站的理发设施有所区别,国际空间站放出的一些照片中,一般只需要两个人一块。

中国空间站王亚平出舱(王亚平将成中国首位出舱活动的女航天员!)

而我国这两次理发活动却都是三人一块执行,理发者拿着镜子照着,操刀的人拿着推子,另一人拿着筒,剪刀挥到哪里吸筒就挪到哪里吸收煎落的头发茬。不同在于国际空间站的推子直接连着吸气设备,我国的则是分离的,做成国际空间站那样的模式也不难,无非就是将推子和吸气的设备连接在一起,但这个事即有必要也没必要。

中国空间站王亚平出舱(王亚平将成中国首位出舱活动的女航天员!)

如果说必要性的话,2人能省出一个人力,去值班或者做其它的工作,但是也显得没啥必要。我国空间站实行的是天地相同的作息,不需要值班,早上八点起来航天员会和地面沟通当天工作计划等,休息时大家都在休息,无论是2人还是3人没啥差别,也算是一个集体的活动了。空间站那样狭小封闭的环境中,待久了人会情绪低落、抑郁,相互之间的交流十分重要。

中国空间站王亚平出舱(王亚平将成中国首位出舱活动的女航天员!)

理发作为一个集体的活动,大家一块参与,说说笑笑的用不了多长时间,还促进了同志间的感情,国际空间站中也有这样的三人甚至四人一块理发的情况。在放出的视频中,王亚平就拿着镜子看叶光富、翟志刚轮流给她剪发,气氛融洽和谐。半年太空生活,这样的活动在接下来的太空生活中估计还会有几次。也只有理发这一个活动可以作为集体活动,毕竟航天员也有隐私。当然,这些事情也可能就是我的臆测。

中国空间站王亚平出舱(王亚平将成中国首位出舱活动的女航天员!)

这次神州十三号乘组面部的浮肿似乎比上次神舟十二号更严重一些,王亚平飞天之前皮肤比较白眼睛有神,而在太空中待着一个多月,眼睛都因为面部的浮肿看着小了一些,原因是在太空中的体液重新分配。地球上由于人直立、坐立,重力作用会导致部分液体集中在人体下半部,微重力环境中这些液体则会因为血管的回弹分不到头胸腹,给人心脏增加了一些压力,面部也因此浮肿。

中国空间站王亚平出舱(王亚平将成中国首位出舱活动的女航天员!)

此前一些不负责任的自媒体还说神舟十四号紧急战备值班,说是实在不行就将3人接回来。这都是胡扯的,神舟十三号飞船就停泊在空间站上,真要不行的话坐神舟十三号就回来,没必要发射神舟十四号,这种说法连载人航天的基本程序都不知道,发射上去有啥用,航天员不还是要钻进飞船再入大气?神舟十四号飞船和十三号没有啥大的区别,仅仅是面部浮肿这个问题的话,航天员可以克服。

神舟十四号值班这个事就是我国目前载人航天的常态,神舟十二号发射的时候神舟十三号也做好了准备工作,神舟十三号发射的时候,神舟十四号也完成了总装测试的工作。确实有紧急营救的意思,不过那应该是在更极端的情况下,而不是像这样的面部浮肿就启动的紧急救援。这就是我们搞得滚动备份发射模式,发射一发、备份一发。

相关文章